当林南的对手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身上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但是,我是怎么掉到台下的?

    “那是灵压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作为裁判,一定要立马上来解释。

    虽然林南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可是他认识林南啊。

    要不是宗主有令,不要暴露林南的身份,他早就上去抱着跪舔了。

    当年要不是林南,他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现在呢。

    而林南出手时的动作,已经是合体期的他,也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所以,当裁判上台解释的时候,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其中,并不包括出窍期及以上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所谓灵压,是对灵力拥有极为强悍控制力的修士,才拥有的一种手段,能够以灵力产生威压,在某些时候,比神识产生的威压更加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刚才,林南选手正是用灵力产生的威压,直接将杜延推下了擂台。”

    裁判的解释,可以说是直接将林南的招式告诉了对方。

    等到下一次战斗的时候,就会让对方对这招有所防备了。

    不过林南并不担心,有防备又怎么样,说的好像你们谁打的赢我似得。

    “刚刚是偷袭,我不服。”

    被打落擂台的杜延跳了上来,满脸的气愤。

    只是,林南还没说话,裁判就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比试已经开始,输了就是输了,杜延。”

    最后,裁判叫到杜延名字的时候,特地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身为内门二长老,陆方还是很有威严的。

    仅仅一个眼神,就让杜延心头一震,灰溜溜地下了擂台。

    那一刻,杜延再次想起,自己在内门之中,被各位长老支配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下一组。”

    虽然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宗门大比,并没有停止的意思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修士。

    熬夜修仙肿么了!

    而林南也希望事情快点结束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任务,现在都还没有什么头绪呢。

    “你出手的动作太明显了。”

    曾大蹲在林南旁边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明明只瞪了一眼好吧。”

    林南对着曾大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那也是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曾大哼了一下,非要争赢。

    林南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跟熊孩子斗嘴,简直就是浪费生命。

    时间,一直到了后半夜。

    第一轮的比试,终于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停留。

    刚刚晋级的顺序,已经被做出了一个详细的表格。

    曾大还没等陆方开口,便直接跳到了擂台之上。

    冲着他的下一个对手,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而随着他的表现,众人似乎也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太没有礼貌了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陆方怎么都得先说几句话,走一下流程吧。

    毕竟这种比试,有胜有负。

    才刚刚过完第一轮,你就一副胜利者的姿态,自然是遭人白眼。

    从这里,林南就可以看出,曾大到底有多不讨喜了。

    但凡在宗门里面有点实力,你这种行为,也不会所有人都不喜欢的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个曾大,到底和这次的任务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在林南的思考下,曾大很快又战胜了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一次和他比试的那个修士,只有元婴七层,还不如之前的魏炎呢。

    曾大也选择了速战速决,保存体力。

    林南暗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曾大还是有点战斗头脑的。

    之后的战斗,只会越来越辛苦。

    没有必要在一些小角色上面浪费体力。

    也不需要把自己的全部招式都亮出来,让别人有提防。

    不仅仅只是曾大,其他许多修士也都是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只是,和曾大十三岁的年纪比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的年纪,都可以当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了。

    要是还想不通其中的门门道道,输了也不能怪谁。

    一轮便能够淘汰一半的人数。

    但是第二轮的战斗,却没有比第一轮快上多少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两个势均力敌的修士之间,打上半个时辰都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这还是因为元婴期修士体内的灵力没有那么充足的情况。

    等到了出窍期,两个时辰下来,说不定都还有力气呢。

    终于,在天色渐渐亮起的时候,再次轮到了林南上场。

    站在场上的林南,就像一个温文尔雅的居士,让对面那个女修士看的小脸一红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女修士的颜值还不错,配上淡淡红晕,再加上冉冉升起的红日,看起来确实别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不过,林南仔细一想对方的年纪。

    这种上千岁的老妖婆,不是自己的菜啊。

    “这位师弟,下手可要轻一点哦。”

    丰媱双手合十,似乎在对林南卖萌。

    而且,她的杀伤力似乎不弱。

    周围的众多弟子,都集体亮出了八戒的经典表情。

    口水,口水擦一下啊喂。

    没看过女人还是咋地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你卖萌,对自己也是无效的。

    就凭你的长相,在无尽门蕴华峰上,只能算是倒数。

    我林南铁骨铮铮钢铁直男,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被人撩了。

    陆方有些紧张地看了一眼林南。

    这要是动心了还好,这要是生气了,那可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他可是知道的,高阶修士的脾气,大都比较奇怪呢。

    不过,看林南的样子,似乎没有任何波动,陆方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愧是前辈,刚刚自己可都差点被萌混过关了呢。

    陆方抬起右手,随着一声令下,宣布了比试开始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。

    林南还没动手。

    丰媱就飞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开战之前,她选择了一柄飞剑,就是为了防止林南突然用出的灵压。

    根据刚刚向一些师兄请教的结果,灵压也类似法诀的一种攻击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都是从修士的体内发出,攻击的时候,直来直往,非常简单。

    这是丰媱得到的讯息,来自于几位勉强能够用出灵压的出窍期师兄。

    丰媱根据自己所知,把林南的实力再往上提了一些。

    假设他的灵压使用得如火纯青,没有任何征兆就能放出,那么自己只要待在空中,就算被击中,也可以寻找机会进行反击。

    至少,在她落到地上之时,丰媱是这么想。

    仿佛胸前被人推了一把,丰媱的双脚离开了飞剑。

    还来不及控制飞剑接住自己。

    胸前的推力徒然增加,将丰媱从天上送了下来。

    站在台下,丰媱捂着胸口,双眼含着泪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流氓。”

http://sbzyxjw.nba74.net/155444/62676102.html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fengyunla.com 风云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fengyunla.com
网站地图 捕鱼游戏 百家乐真人游戏 澳门赌场 申博开户
申博在线注册 菲律宾申博在线网站登入 申博亚洲开户登入 太阳城申博娱乐官网登入
申博娱乐手机版 申博登录不了 盛618网址 澳门星际赌场
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百家乐娱乐登入 太阳城代理 申博138开户
申博直营现金网 太阳城申博开户 咪牌百家乐 太阳城亚洲注册